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官网

一片由于土壤雨水和阳光的缘故以长势较矮的花

 
 满意,早点把喜日子定了。老管那里你不必急着去,回头我知会他一声就
 
是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听他又提起“想入非非”的事来,不禁头大如斗,苦起脸道:“郭师傅,我真的不想草率成家,这件事咱们能不能不要再谈了。”
 
    郭怒瞪起眼道:“屁话!什么叫不想草率成家,你是嫌弃非非嫁过人么?你个只余一年人寿的死囚,家徒四壁的穷汉,还想娶个黄花闺女不成?何等物流!快点,跟我去相相
 
人!”
 
    李鱼翻了个白眼儿,无奈地道:“郭师父,你那表妹,有吉祥姑娘漂亮么?”
 
    吉祥姑娘搬来此地虽不久,却时常抛头露面在外做工,而且相貌俊俏,是利州城的一朵鲜花,饶是不大与人来往的郭人屠居然也是见过的。郭怒斟酌了一下,很负责任地道:
 
“若论俊俏,自然是比不过吉祥姑娘的,不过我那表妹胸大臀肥,却是个极好生养的女人。”
 
    李鱼果断地道:“既然如此,一切休提。弟子这就去‘招蜂引蝶’了,改日再陪郭师吃酒!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黄花鱼儿似的贴边一溜,就从郭怒身边闪了过去,一溜烟儿奔向远方,气得郭怒拔足就追,破口大骂道:“你这无赖痴汉,田舍蠢奴,头钱价奴兵(贱奴才),三
 
餐不饱的乞索儿(乞丐),有人跟你就是福气,居然还要挑三拣四……”
 
    二人一追一逃,相继去远,却全未注意到院内门后,正要出门的吉祥姑娘偷偷站在那里。吉祥出来的晚,只听到二人对话的后半部分,此时臊得一张俏脸红红的,仿佛三月枝
 
头的一朵桃花:“难怪李大哥对我那么好,原来他……原来他,也不是什么好人!”
 
 第033章 很黄很暴力
 
    李鱼好说歹说,总算摆脱了郭怒,赶到武都督府后山时,管平潮已经背着双手站在油菜花田里看着他,油菜花的一朵朵“生.殖器”,随着风在他胸前不断地拂来拂去。
 
    眼见李鱼气喘吁吁地赶到,管平潮抬眼看看天色,板着脸道:“明天开始,早半个时辰到!”说完就转身趟进了花田。
 
    管平潮一边走一边对李鱼道:“来,今天为师教教你如何挑选精壮的新女王蜂,这是选新王、换老王的关键一环,关系到来年蜂群的数量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唯唯喏喏地跟在后面,仔细听他说着。
 
    午后,管平潮去了另一座山,李鱼正蹲在一个蜂箱边上,拆了蜂箱盖儿,仔细观察蜂群的活动,按照管师傅所教的手段甄选新王蜂,就听远处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娇憨地唤道:
 
“李鱼?大李鱼,你在哪里呀?”
 
    李鱼将蜂箱盖合拢,站起身子手搭凉蓬往远处一看,就见武家二小姐华姑正在花田小路上,双手拢着喇叭喊着他的名字。一见李鱼露出身子,华姑向他快乐地挥挥小手,雀跃
 
地道:“可找到你啦,快给我讲故事,今天我要听《白蛇传》……”
 
    华姑咯咯地欢笑着向李鱼奔跑过来,一头的小辫子在肩头欢快地一跳一跳。看她此时这般模样,就是一个寻常的女童,实在叫人难以想像她后来威加宇内、四海臣服的模样。
 
    瞧她烂漫天真的可爱模样,李鱼也不禁露出了欣然的笑意,他走出花田,向华姑迎了上去,而此时路径两旁的油菜花田里,却正有两个汉子持刀伏于花田之中,两双凶狠的眼
 
睛冷冷地看着奔跑过来的华姑。
 
    眼看华姑跑到二人面前,二人突然长身从花田中站了起来,一下子挡在华姑前面。华姑一呆,收住了脚步,吃惊地仰起头,看着两个手持锃亮钢刀的大汉,期期地道:“你…
 
…你们是做什么的?”
 
    一个大汉一脸狰狞地俯视着华姑,沉声道:“你是武家二小姐,华姑?”
 
    华姑眼珠一转,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似有还无的狡黠:“不是啊,人家……人家是华姑的贴身小丫环,华姑在那儿呢!”
 
    华姑向二人身后指了一指,两个大汉下意识地回头望去,在他们身后路上,只有一个惊愕地站住了身子的李鱼,哪里还有什么二小姐。
 
    趁着二人转头的一刹那,华姑抬起她的岐头鞋,狠狠一脚踢在了一个壮汉的小腿上,转身就跑。
 
    这岐头鞋是唐时儿童最常见的一种鞋子,鞋履头部有两个突出的尖角,好似分梢,份外俏皮。不过,这分梢只是鞋子的一种造型,为了俏皮可爱,那尖角其实是软的,里边可
 
没藏了铁尖,再加上华姑年仅九岁,身单力薄,这一脚踢去哪有什么威力。
 
    那大汉被她踢了一脚,只是觉得腿上一麻,回头再看,华姑已返身狂奔而去,两个大汉勃然大怒,立即拔足追去,同时大叫:“小妮子狡猾,你以为逃得出我们的掌心?哈哈
 
哈……”
 
    其中一个大汉狂笑着,将手中钢刀猛地抛了出去,钢刀在空中旋舞成一团银白色的光轮,呼啸而去,扑向华姑的后心。李鱼老远看见,忍不住心头一悸,厉声大叫道:“不要
 
!”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钢刀狠厉地刺进了华姑的后心,华姑小小的身子被那有力的钢刀直接捅了个透心凉,宽阔的刀刃几乎把她的胸膛劈成两半,华姑尖叫一声,被那钢刀带着向前飞出一米多远,
 
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华姑!”
 
    李鱼惊呼了一声,猛然顿住了向前扑出的身子,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华姑。华姑倒卧在血泊之中,一双无神的眼睛最后望了李鱼一眼,嘴唇无力地翕动了一下,李鱼从她那唇形
 
看得出,她喊的是:“救我……”
 
    然而,不等李鱼做出反应,华姑的头颅就软软地垂了下去,嫩白无暇的小脸就那么倒在她自己的鲜血浸淫而成的血泊之中,眼还微微地睁着,溘然而逝。
 
    明明艳阳当空,李鱼却觉刺骨生寒,他定定地看着华姑倒卧在血泊中的小小身躯,身子禁不住地发抖。
 
    掷刀的大汉冲过去,用脚踩住华姑软绵绵的身子,一把抽出钢刀,又在她背上擦了擦带血的刀刃,扭头凶狠地瞪向李鱼,沉声道:“宰了他!”
 
    另一个大汉已经先他一步,提刀扑向李鱼,李鱼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之前随人学过的种种技击之术,奈何手无寸铁,仓促之间也无法做到融会贯通。他顾不得悲伤,只得返身而
 
逃。
 
    眼见那大汉追得近了,李鱼恰好逃到蜂箱附近。李鱼灵机一动,一脚将那蜂箱踢飞起来,撞向追来的大汉,那大汉眼见黑乎乎极大一个物事扑面而来,一时也未想通这是什么
 
暗器,怎地如此庞大,当即举起钢刀,一招“力劈华山”,吐气开声:“嗨!”
 
    怦地一声,蜂箱被一刀劈为两半,整个蜂群登时炸了窝,无数的蜜蜂在空中嗡嗡地略一盘旋,就像发了疯似的冲他扑了过去,没头没脑地蛰刺起来,那大汉狂舞着钢刀,顷刻
 
间就被无数蜜蜂给包围了。
 
    那大汉眼不能视物,他弃了刀,狂呼乱喊着返身便逃,另一个持刀大汉一瞧他这般模样,登时傻在那里,也不知道是该上前救援,还是该弃之而去。
 
    被蜜蜂追蛰的大汉不辨方向地冲进了油菜花田,一边胡划扒拉着糊了一脸的蜜蜂,一边向远处奔跑,那另一个大汉也顾不得再来杀李鱼,而是提刀跟着那大汉逃去。
 
    李鱼这才急急赶到华姑身边。满地黄花,一片殷红,红得怵目惊心。这一刻,李鱼心中再没有什么古人今人,再没有什么女皇女童,在他眼前,只是一个刚刚被人屠杀的九岁
 
无辜女童,唤醒了他人性的本能而已。
 
    李鱼颤抖着双手,将华姑小小的软软的身子托了起来,低声唤道:“华姑!华姑?”
 
    华姑依旧微睁着双眼,似乎还在纳罕为什么会有人对她残忍地下手,这世人世间,她才活了九岁呀。风轻轻撩着她腮边染血的发丝,而她的人却已怀着对生的无限留恋,了无
 
生气。
 
    李鱼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儿掉下来,忽然,他想到了自己颈间那枚宙轮项坠。李鱼乍悲又喜,他立即把华姑放在地上,染血的手指激动地按在了自己的心口。
 
    宙轮!可以逆转时空12时辰的宙轮!
 
    就在昨天,她还叉着腰,神气活现地对他批评着二郎真君的不够男人,而此刻,她已经成了一具无知无识的尸体。李鱼无法坐视一个小小的幼女惨死在他的面前,而宙轮,却
 
能弥补他的这一遗憾!
 
 第034章 重头再来
 
    花田中的打斗惊动了武都督府的人,李鱼听到一阵惊呼声,他抬起泪光朦胧的眼,就看到三四个头戴青巾、身着裋褐的青壮汉子手持刀枪,正惊呼着向他这边跑过来。
 
    路旁花田中也骤然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:“啊!你这个不叫人省心的小混蛋,是不是你不小心把蜂王弄死了?怎么那些蜜蜂都跟发了疯似的胡乱……哎哟!”
 
    金灿灿的花枝左右一分,管平潮从花田中冲了出来,一边冲一边愤怒地大叫,待他一眼看见倒卧血泊之中的华姑,顿时吓得倒退一步,一屁股坐到田埂上,向后一翻,就滚进
 
了油菜花田。
 
    这油菜花一般长成后高有一米,但那多是后世改良后的品种,原生的油菜花很多甚至可以长到一米四五那么高,所以即便矮墩墩的管师傅站在花田中,平视时很多时候也只能
 
看到他头顶的发髻。
 
    如今他这样一跤跌进花田,可是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了,唯见花枝一阵摇头,管师傅惊恐的声音从花田中传了出来:“不好啦!杀人啦!李鱼又杀人啦!”
 
    李鱼向花田中惨淡地一笑,染血的手指在衣襟上用力地一蹭,蹭去上面的血迹,便摸进胸口,按住了虽然有他的体温熏染着,温度却从未有过任何变化的宙轮项坠。
 
    李鱼的指尖微微一痛,一环环涟漪似的蓝色光圈从他身上开始一圈圈荡漾出来。三四个武都督府的家丁下人手持刀枪冲到了近前,其中一个比常人高出一头、极为魁梧的大汉
 
提一条铁棍,厉声大喝道:“兀那贼子,还不……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宙轮启动,一圈圈蓝色的涟漪荡漾开来,那魁梧大汉惊愕地张大了嘴巴,手中沉重的铁棍“噗”地一声从手中滑落,砸在另一个举刀大汉的脚上。可那举刀大汉直
 
勾勾地看着李鱼,居然未觉疼痛。
 
    这时候,管平潮听到武府家丁叫喊,胆气顿壮,急忙从花田里爬出来,定睛一看李鱼的模样,李鱼仍然跪坐在地上,但身上一圈圈的蓝色涟漪已经越来越是浓郁,使得他整个
 
人都笼罩在蓝光之中,神情也不知是哭是笑,看起来异常的诡异。
 
    管师傅一声惊叫:“妖怪啊!”
 
    管平潮往后一退,后脚跟绊在田埂上,轱辘辘地再度跌进了油菜花田。
 
    蓝光骤然一闪,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消的了。
 
    李鱼、血泊中的华姑、武家的家丁下人、还有花田中管师傅聒噪的声音,风中寂寂,唯有油菜花田随着风,金色的海浪般起伏、荡漾着……
 
    *********
 
    一片由于土壤、雨水和阳光的缘故,所以长势较矮的花田里,华姑坐在地上,双腿蜷在胸前,双手抱着膝盖,圆润可爱的下巴惬意地垫在膝盖上,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兴致
 
勃勃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有些怔忡出神,此刻他仍在花田之中,但已回到了十二个时辰已前,他正在给华姑讲二郎神劈山救母的故事。
 
    华姑见李鱼心不在焉,不禁催促道:“李鱼哥哥,你快说啊,后来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李鱼呆了一呆,道:“后来?没有后来了啊,二郎真君杀了烧死他母亲的金乌神鸟,受玉帝敕封为显圣真君,住在灌江口,成了一个逍遥自在的地仙。”
 
    华姑眼中希冀的光渐渐消失了,拢着膝盖的双手托着腮,微微歪着头,小大人儿似地思索起来,那双手托腮的模样,仿佛一朵含苞的粉嫩小花儿。
 
 
版权所有: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,北京赛车公式大全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